週末,我與幾個朋友去一處峽谷遠足、野餐。下車後,看到眼前高大的山峰好像被劈成兩半,便覺震撼。峽谷的兩壁幾乎是垂直的懸崖,可以清晰地看到一層層不同顏色的岩石。我沒有學過地質學,但十分清楚,那不僅僅是石頭,而是歷史。看著這鬼斧神工的構造,我以為當年這裡肯定是發生過地震或者板塊之間的撞擊,才有今天這番景象。有朋友提前看過資料,向我們解釋,這峽谷的形成是因為長年累月的流水瀑布一點點衝擊著岩石,最終塑造成了峽谷。聽了朋友的話,我才開始注意,峽谷中間確實有流水,不過也並不是多麼洶湧澎湃的河流,只是潺潺的溪水。很難想像,就是這樣柔弱溫和的溪流,硬生生地在大山中間鑿出一道深深的峽谷。

在峽谷中走了三個小時,我們穿越的卻是萬年的奇蹟。說是萬年,真的沒有誇張。看旁邊標牌的解釋,這處峽谷至少有一萬年的歷史。輕輕撫摸懸崖壁上的沉積岩,想著這是從萬年前就存在的,心裏十分感慨。一萬年中,曾經發生過多少驚天動地的大事。人的一生才多長,所能目睹或了解的太少了。雖然在不同時候我們都會自認為偉大,尤其在做出什麼成就之後,但相對於茫茫天地和悠遠的歲月而言,我們都渺小得不值一提。穿越這萬年的峽谷,那種渺小的感覺尤為強烈。和朋友說起,大家居然都有同感。

此情此景,讓人忍不住想要探索,想去尋求,這世間的萬物如此奇妙,萬物間超凡而偉大的生命力究竟源於何處?「一切都是自然形成的」,科學的解釋在此時顯得那麼蒼白無力。真相到底是什麼呢?

全能神說:「在人類未出現在這個世界之中的時候,造物主就以他的能力、以他的權柄為人類創造了萬有,以他特有的方式為人類預備了合適的生存環境,他所作的這一切都是為了將來得到他氣息的人類而預備的。就是說,在人類還未被造的時候,神的權柄就彰顯在不同於人類的所有的受造之物中,大到天體、光體、海洋、陸地,小到飛禽走獸以及各類昆蟲或微生物,包括人肉眼看不到的各種菌類,無一不是因著造物主的話語而得以存活,無一不是因著造物主的話語而繁衍,無一不是因著造物主的話語而活在造物主的主宰之下。它們雖沒有得到造物主的氣息,但它們仍舊以不同的形式、不同的構造彰顯著造物主所賦予它們的生命活力;它們雖沒有得到造物主賜給人類的語言的能力,但它們各自都得到了造物主施予它們各自不同於人類語言的表達生命的方式。造物主的權柄不但能賦予外表看似靜止的物質以生命的活力,讓它們永不消逝,更能賦予各種生靈繁衍生息的本能,讓牠們永遠不會銷聲匿跡,一代又一代地傳遞著造物主賦予牠們的生存法則與規律。造物主的權柄所施行的方式不拘泥於宏觀與微觀,不局限在任何的形式之中;他能掌管天宇的運行,也能主宰萬物的存亡,更能調動萬物為他效力;他能管理山河湖泊的運轉,也能主宰其中的萬物,更能供應萬物的所需。這就是造物主獨一無二的權柄在人類以外的萬物中的彰顯。這樣的彰顯不是一生一世的,它永不停止,從不歇息,沒有一人一物能更改,能破壞,也沒有一人一物能加添或刪減,因為造物主的身分是無人能替代的,所以,造物主的權柄是任何受造之物不能替代的,也是任何的非受造之物不能夠達到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神的話讓我明白,這世間的萬物,大到天體、光體、陸地、山川、湖泊、海洋,小到飛禽走獸及各種昆蟲或微生物都源於造物主,它們以不同形式、不同構造在彰顯著造物主賦予它們的生命力,這個規律是造物主在創造萬物時早就命定好的,不管時代怎麼變遷,這個規律永不改變,這讓我們無不嘖嘖稱奇,也無不稱頌造物主的奇妙與智慧。這樣的權柄、這樣的作為也只有造物主具備,任何的受造之物與非受造之物都不能替代,因為造物主的權柄是獨一無二的!

相關推薦:【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神話詩歌《神管理萬物的奇妙作為》

原文轉載:【跟隨耶穌腳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nny 的頭像
Fanny

福音【中文聖經網】

Fan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