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個星期天的上午,天氣比較悶熱,菜市場裡也很潮濕、陰暗,無論是買菜還是賣菜的,心情也隨著天氣變得壓抑、急躁。蕭凡聚會結束路過菜市,便想買點菜帶回去,碰巧賣肉的屠夫推著肉案車攔住了她的去路,大喊道:「嫂子!帶塊肉回去吃,今天的肉很新鮮……」蕭凡微笑地搖搖頭說:「今天不買了,下次吧。」屠夫不高興地說:「嫂子,我現在手頭上正缺錢,你想想辦法,把欠我的賬結一下。」蕭凡有些詫異:「結賬?什麼賬?我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屠夫陰陽怪氣地說:「嫂子啊!你真是貴人多忘事啊!去年春天,你割了我家半頭豬,還沒付錢呢!怎麼這就忘了呢?」蕭凡聽了,有種「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感覺,她心想:自己從來沒有一次買過那麼多的肉,尤其是二月份,不過年、不過節的,這人是不是搞錯了?

於是,她跟屠夫解釋:「老闆!你是不是記錯了?」蕭凡話一出口,屠夫就把砍刀往肉案上一甩,只聽「咣鐺」一聲,隨即他怒吼道:「媽的,那麼多肉,怎麼可能記錯?也不睜開眼睛看看老子是誰,竟想吃老子的黑,佔我便宜……」說著還把賣肉的幾把刀用力一甩,「稀裡嘩啦」一陣響,菜市場頓時一片寂靜。那些做買賣的人,膽大的往前湊湊看看熱鬧;膽小的往後退,很怕刀不長眼睛飛到自己身上。不一會兒,菜市變得嘈雜、喧嘩。幾個人圍站在一起小聲議論,有人說:「沒錢就別吃肉,吃了還賴賬,以後臉往哪放?」還有的人搖頭說:「這事難說,弄不好是誤會。」一時間,漫天流言蜚語,說什麼的都有。蕭凡站在一旁,臉上火辣辣的,被人當眾這樣議論還是頭一次,頓時感覺很尷尬,心裡有些難受。這時,她不住地禱告主,求主安靜她的心,能冷靜處理這件事。她靜下心與屠夫解釋:「老闆,你別急,這裡肯定有誤會。我是信主的,不會賴你的錢,我要是真吃你的豬肉,我賠你雙倍錢!」屠夫冷冷一笑:「哼!單份錢都給不起,還給雙份錢勒,說得倒好聽……」屠夫隨後說了很多難以入耳的髒話。

蕭凡清楚自己要遵守主的教導,不能罵人,她強忍著心中的委屈、痛苦,仍在繼續與屠夫解釋。這時,蕭凡的鄰居正好過來了,就上前去勸屠夫:「老闆,這件事肯定有誤會,她家雖然不富裕,但她做事向來不佔便宜的……」鄰居的話還沒有說完,屠夫就對蕭凡的鄰居說:「大嫂,我也不是那種無理取鬧的人,誰欠我錢,我還能不清楚嗎?」鄰居看屠夫正在氣頭上,再爭吵下去,也沒有什麼結果,就拉著蕭凡說:「走,今天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講不清。你沒有欠他的錢,心裡坦蕩,俗話說『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隨便他怎麼說去。」蕭凡的心難以平靜,最終和鄰居一同回到了家。

回家後,蕭凡越想越難過,躺在床上放聲痛哭,無助中她想到主的話:「只是我告訴你們這聽道的人,你們的仇敵,要愛他!恨你們的,要待他好!」(路6:27)蕭凡知道,教導人要愛仇敵,可只要一想到屠夫辱罵自己的那些刺耳的話,她就難以放下,感覺自己很委屈,她多次呼求主,求主帶領她勝過心裡的仇恨,但都未能化解她心中的苦楚。她總在想,明明沒欠賣肉錢,那人非得說自己賴賬,這不是明擺著誣陷人嗎?並且,還當著那麼多人的面數落自己,以後自己這臉往哪擱啊?周圍鄰居該怎麼看自己呀?蕭凡越想越覺得委屈,心久久不能平靜,她覺得自己的這些痛苦都是屠夫帶來的,如果不是他這樣誣陷自己,自己也不用忍受別人的閒言碎語了。

自那以後,屠夫的凶相、人們的閒言碎語、一雙雙怪異的眼神,常在蕭凡腦海裡閃現折磨著她。她甚至很少去菜市場了,除非不得不去,也是趕緊買完就走,她害怕再次看到那些誤解與藐視的眼神。蕭凡也不敢將這事告訴丈夫,丈夫的脾氣暴躁,若是知道此事絕不會善罷甘休的。

 

讀經時,主的話也時常在蕭凡耳旁回響:「你們饒恕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饒恕你們的過犯;你們不饒恕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不饒恕你們的過犯。」(太6:14-15)還有「生氣卻不要犯罪;不可含怒到日落」(弗4:26)蕭凡努力地按主的話實行,加緊禱告。慢慢地她以為時間可以沖淡對屠夫的記恨,但事實並不像她所想的那樣,每當想起這件事,她就覺得心裡像壓著一塊石頭一樣,讓她喘不過氣來。她也常常想自己怎麼就實行不出主的話呢?饒恕仇敵怎麼就這麼難呢?多少次,蕭凡痛哭流淚地來到主的面前,向主傾訴心裡的苦楚,但禱告後仇恨、煩惱依然縈繞在心頭,她感到很苦惱、無助。為此,蕭凡常常吃不下飯,也睡不著覺,特別苦惱、壓抑與無助,漸漸地消瘦,幾個月後她徹底病倒了。

有一天,好久不見的同工李姊妹來到蕭凡家,蕭凡就把自己實行不出主的話,心裡仍然對屠夫存有恨意的苦楚向李姊妹傾訴。李姊妹聽完笑著說:「蕭凡,咱們心裡還能恨人,還活在罪中,唯一的辦法只有找到恨人的根源,才能實行主的話。我給你讀一段話。」說著,李姊妹讀道:「未經撒但敗壞的人本是順服神的,本是聽神話就順服的,本是理智、良心健全的,本是人性正常的。當人經撒但敗壞之後,人原有的理智、原有的良心、原有的人性都麻木了,都被撒但破壞了,這樣人對神的順服、對神的愛也都失去了。人的理智失常,人的性情都變成了畜生一樣的性情,對神的悖逆越來越多、越來越重,但人還不知道也不認識,只是在一味地抵擋、一味地悖逆。」(摘自《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

李姊妹交通道:「蕭凡,其實咱們活在恨中那麼痛苦,就是因著咱們被撒但敗壞,憑著撒但的毒素『人活臉面樹活皮』活著,以致於咱們實行不出主的話,不能忍耐人、饒恕人,活在撒但的捉弄當中,被怨恨緊緊包圍,難以擺脫。想想,如果屠夫不誤解你,不當著那麼多人的面數落你,好聲好氣地跟你說,沒有讓你丟了面子,只是一個簡單的小誤會,雖然也會對他有想法,也會難受,但是不是就不至於像現在這樣恨他了?

其實就是因著咱們的臉面太重,所以當自己的尊嚴、臉面與遵行主的教導打架時,我們就難以選擇真理站在神一邊,而把見證主、榮耀主名的事擱置一旁,從中看到咱們愛臉面的心大過遵行主的道!咱們都知道,神主宰一切,每天臨到的人事物都是神的主宰,今天咱們臨到的這件事也是神允許的。所以咱們應該從神領受,神要看看咱們是不是能在現在生活中實行出神的話,是不是寶愛神的話的人。同時咱也知道神是公義的,神是鑒察人心肺腑的,咱沒欠別人錢,神知道。咱活在神面前,咱良心平安、踏實,活得坦然。人誤解、論斷咱,甚至嘲笑咱,雖然咱們也難受,但是因為能活在神面前,就容易放下了。人怎麼看咱們這都不重要,人高看或低看咱也不能決定什麼。但是咱們實行神的話,能得到神的稱許,心靈裡的平安、踏實,這才是最寶貴的,是任何東西都換不來的。你看咱現在活在人對咱的看法中,活在臉面中,放不下對別人的怨恨,活得多痛苦啊。

同樣,這個屠夫遇到這樣的事,能一改往日笑臉,說話傷害人,也是為了他自己的利益得失,這都是撒但苦害人帶來的呀!咱們都受撒但的苦害與捉弄,活在埋怨、仇恨中不能與人正常相處,也實行不出主的話。蕭凡,咱們要想實行神的話饒恕別人,就要實實際際地受苦,背叛自己的撒但本性,凡事從神去領受,就能活在神面前、釋放自由了。」

蕭凡聽後說:「李姊妹,這下我明白了,我之所以放不下這個恨,是因為賣肉的人當著滿大街的人咒罵我,把我的臉面丟盡了,我才怨恨他,我這是受撒但本性支配維護自己的臉面,對人沒有包容忍耐呀!」李姊妹笑著點點頭,說:「是啊,我們信神順服神,活出神的話才是最重要的。我再給你唸段話吧。」說著李姊妹又唸道:「神的作工不會錯,都是為了拯救人脫離黑暗。你信到一個地步能脫離肉體這些敗壞,不受肉體敗壞轄制,這不是得救了嗎?你活在撒但的權下你就不能彰顯神,你屬於污穢的東西,不能承受神的產業。你被潔淨之後、被成全以後是聖潔的人了,是一個正常的人了,你就蒙神祝福、蒙神喜悅。」(摘自《實行(二)》)蕭凡聽了這些話與李姊妹的交通,便向神立下心志:在這件事上為作見證,不再維護自己的臉面地位,不管別人怎麼看待自己,都要實行主的教導滿足神。如果屠夫還堅持說自己欠他錢,就從神領受,把錢給屠夫。後來,蕭凡再去菜市場就跟神禱告,讓神鑒察自己的心,無論菜市場裡做買賣的人怎麼議論自己,都願意坦然面對,然而當見到屠夫時,他並沒有再說什麼。

一年後,還是那次與屠夫吵架的地方,屠夫微笑地又叫了一聲「嫂子」,蕭凡不相信屠夫是喊自己,看看周圍又看看屠夫,沒敢回應。蕭凡還沒有反應過來,只聽見屠夫說:「嫂子!對不起!那次的豬肉錢是我記錯了,前幾天張明從外面打工回來,把錢還給我了。嫂子,你大人不記小人過,我是個大老粗……」說話間屠夫顯得有些內疚。蕭凡聽完屠夫的話愣住了,她萬萬沒想到神真的為她澄清了這個事實,蕭凡很高興,不住地感謝神,她微笑地對屠夫說:「感謝神!如今事情真相大白了,你心裡踏實,我心裡也安穩了。」屠夫連連點頭,說:「感謝神、感謝神,還是信神的人好!」蕭凡聽後露出了笑容。高興地用手指著肉對屠夫說:「從這裡幫我割二斤肉。」屠夫麻利地割下肉,用食品袋包好遞給蕭凡說:「不用給錢了,拿回去吃!」蕭凡一聽這話,扭頭就要走,屠夫這才趕緊稱,蕭凡付了錢高興地離開了。

欣怡

原文來源:中文聖經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nny 的頭像
Fanny

福音【中文聖經網】

Fan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