栽培

我原是三自教堂的一名同工。剛信主時我積極追求、熱心花費,受到長老牧師的器重,尤其是教堂裡的劉牧師,經過他一點點的栽培、提拔,我終於成了一名優秀的講道人。為了感謝他對我的培養,只要我家裡有什麼好東西,我都會想著給他送一些,對他說的話更是百依百順。

突變

可後來,因著發生了一件事情,一切都變了。

一天,聚會結束後,我們幾個同工打開樂捐箱,一看頓時愣住了——箱裡竟然只有兩元錢!我們幾個人心裡都很納悶,樂捐箱在劉牧師家放著,鑰匙是教堂另一姊妹保管著,箱子也鎖得好好的,可這錢怎麼會不翼而飛了呢?我們幾個人都不敢張揚,怕信徒知道了影響不好。事隔半個月後,我見到劉牧師,悄悄對他說:「劉牧師!你家是咱們教會的聚會點,樂捐箱的事雖然也沒人敢說什麼,但為了以後不再出現這樣的事,你還是回去暗暗問問你家老二孩子,看他拿了沒有?」說完,只見劉牧師的臉色很難看,尷尬地說:「好吧!」然後就急匆匆地走了。

到了第二天,他對我說:「王姊妹,昨天晚上我把孩子打了一頓,經過多次逼問,他承認錢是他拿走的,我問他是怎樣把錢拿出來的?他說用鐵鉤勾出來了。你說這孩子咋這麼不爭氣,快把我給氣死啦!」我趕緊勸他說:「劉牧師呀!你也不要生氣,給孩子說以後不要這樣做就行了。」見這事已經水落石出,我也算鬆了口氣。可從那以後,我慢慢發現劉牧師對我不像以往那麼熱情了,還有平時和我無話不說的姊妹,也故意遠離我、躲著我。甚至在我講道時,我在台上大聲說,她們在下面小聲說;散禮拜回家時,我在前面走,她們就在後面指指點點地小聲議論我。這些奇怪的現象讓我心裡很是納悶。

一天,我在路上正好碰見和我最要好的姊妹,我正想給她說說心裡的委屈,誰知她一副不冷不熱的態度,旁敲側擊地說:「做人千萬不要耍自己的小聰明,主說:『你們不要論斷人,免得你們被論斷。因為你們怎樣論斷人,也必怎樣被論斷;你們用什麼量器量給人,也必用什麼量器量給你們。』(太7:1-2)主的話都忘到腦後,還常常大言不慚地教訓別人,唉,這都是些什麼人哪?!」聽到她話裡有話,我莫名其妙地問她:「姊妹,你這是在說誰呢?」她翻著白眼,「哼」了一聲,輕蔑地說:「說誰,誰心裡知道,我還有事,走了啊。」說完大踏步揚長而去,我站在原地一頭霧水。心想:她怎麼會對我這樣呢?我也沒有得罪她呀?我不禁又想到最近被信徒無辜遠離的一系列事,心中充滿了困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排擠

在一次聖餐禮拜上,劉牧師站在講台上陰陽怪氣地說:「有的人講道,嘴裡說我們要彼此相愛、和睦相處,可實際上做的卻是:口是心非、陽奉陰違、當面一套、背後搗鬼,還拉幫結夥到處說謊話造謠論斷人。大家說,這人是不是有存心目的,企圖把教會攪混啊?是不是想讓教會成為她的天下?」信徒們都大聲附和說:「是!」「那這個人是不是個披著羊皮的狼?」「是!」「阿們!」……

眼前的場景讓我不禁聯想到近段時間弟兄姊妹對我的態度,我總覺得像是哪裡不對勁,可又說不上來,只有默默禱告主,求主保守我的心能不受轄制。接下來劉牧師開始分聖餐,當他走到我面前時,一改往日的親切和善,頭揚得高高的,臉上明顯帶著不高興,也不正眼看我,也不說:「這是我的身體為你們捨的,請喝起。」這話了,我端起杯子喝下後,他就冷冷地走了過去。

有一天,我有急事去找劉牧師。在窗外看到同工室裡七八個人正在聚會,我隱隱約約聽到劉牧師說:「……王姊妹在講道時常常舉一些實例,但我認為這些實例有許多是在論斷弟兄姊妹,可信徒們卻非常愛聽她講道,你們發現這種情況沒有?」幾個同工相互對視一下,趕緊點頭應承:「嗯!經劉牧師這麼一說,還真是這樣……」劉牧師接著說:「我們要對這件事重視起來,她這樣做分明是在抬高自己,貶低我們嘛!到時候信徒要是都聽她的,誰還把我們這些同工看在眼裡……」聽到這些話我心裡很震驚:作為牧師,在教會正荒涼的時候,他不考慮信徒們的生命,反而拉幫結夥來排斥我,這到底是怎麼了?劉牧師為什麼會突然這樣對待我呢?是我哪裡做錯了嗎?我實在想不通,最後只好帶著困惑和失望,傷心地轉身離去。

一次次地被排斥與攻擊,讓我實在不知道該怎樣與他們相處,無奈之下我只好離開了三自教堂。回家後,我陷入軟弱消極中,常常流著淚想:我可是一個信主的人呀!離開教會怎麼能行呢?可回去吧,我又實在不想面對劉牧師的排斥和信徒們的冷落。那段時間,除了偶爾找一些姊妹在一起讀讀聖經,我只有一遍遍地禱告主,讓主帶領我,引導我以後的路。

絕境

一晃半年過去了,突然有一天,一個姊妹來通知我,說劉牧師讓我去鄉里大教堂聚會。當時我特別高興,心想:我終於又能回教堂了,看來劉牧師和弟兄姊妹不會再排擠我了。然而,我想錯了。當我進門的那一刻,我看見整個教堂的人都在用異樣的眼光盯著我看,我有些驚愕,也感覺很不自在。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便帶著疑惑找個位子先坐下。我剛坐下,劉牧師就在講台上說:「弟兄姊妹,今天有一件事需要跟大家宣布……」然後鐵青著臉對我說:「王靈!今天當著所有弟兄姊妹的面,我宣布將你開除出教會,從今以後你永遠不是三自教堂的信徒了!」劉牧師說完,信徒們一陣騷動,而我頓時腦袋發矇、不知所措,只感覺心跳加快、臉也發熱。我強忍著眼淚站起來問:「劉牧師,我想知道我犯啥罪了,你為啥要開除我?」只見他皮笑肉不笑地說:「既然開除你,肯定有開除你的原因。經多數信徒反映,你作為一個講道人,處處違背主的話,還造謠中傷說我們貪污教會錢財,你的行為就是在拉幫結夥,是企圖擾亂教會好達到你掌控教會的野心。但我告訴你:主是公義的,是不會容許任何人的陰謀得逞的……」此時我終於明白了,原來他開除我的原因,主要是我知道他兒子偷樂捐箱裡的錢!我本來是想好心提醒他別犯罪得罪主,可沒想到在他那兒,卻變成我違背主的話,造謠中傷他貪污教會錢財。而且就因為這一件小事,他就在背後論斷我、栽贓陷害我,還挑唆弟兄姊妹都遠離我、棄絕我,現在還想把我徹底開除出教會。我委屈地想澄清事實真相,於是就對著所有信徒說:「弟兄姊妹,我們知道神是察看人心肺腑的神,我所做的一切都願意接受主的鑒察……」沒等我說完,劉牧師就厲聲打斷我的話,並指使信徒強行把我推出教堂。我拖著沉重的步伐走在回家的路上,不禁淚流滿面仰天長嘆,心裡一遍遍地吶喊:主啊!你還在教會裡嗎?我相信你是公義的,我的委屈你都看見了。可我不明白教會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了?主啊!你的心意到底是什麼?主啊!你究竟在哪裡呀?……

在峰迴路轉處遇見神

我昏昏沉沉回到家裡,一頭倒在床上放聲大哭,把壓在我心底的半年多的心酸與委屈全部釋放出來,我心裡痛苦到一個地步,連死的念頭都有了。回想自己信主這麼多年,風風火火付出花費,到頭來卻被人陷害,落了個開除的罪名,委屈、氣憤、羞辱一起湧上心頭,真是有苦無處訴,有冤無處伸。以往我一直認為長老牧師都是真心信主的人,是被主稱許的人,可今天我所看到的事實,徹底否定了我起初的想法。最讓我想不通的是,教堂裡那麼多的信徒和同工,都是我最熟悉最信任的弟兄姊妹,可當劉牧師栽贓我時,竟然沒有一個人能有點正義感,站起來為我說句公道話,信徒們分明都是巴結長老牧師的,這樣的教會與社會有什麼區別?不都是一樣的黑暗嗎?

接下來的幾天裡,我常常跪在主面前,以淚洗面不住地禱告,祈求主的帶領引導,能幫我走出困境。

醒悟

就在我心灰意冷之時,一天老家的表妹來了。當我向她哭訴自己的遭遇時,她竟高興地說:「姐!你知道嗎?你真是太有福了,因為神要拯救你,才藉著那些人迫使你離開三自教堂,同時也讓你看到,現在的宗教裡已經沒有了聖靈作工,完全都是撒但掌權、敵基督掌權,所以教會才如同社會一樣黑暗。主耶穌曾預言說:『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許多人的愛心才漸漸冷淡了。』(太24:12)你看現在不法的事是不是越來越多?你的親身經歷就是鐵證!就是因為那些宗教首領在教會裡任意妄為、搞嫉妒紛爭,編造謊言陷害人、迷惑人,把講台變成了炮台,整天明爭暗鬥、你爭我奪,才使教會更加混亂、更加荒涼。」

牧師、長老,教堂

我靜靜地聽著,只見表妹又從包裡拿出一本書說:「我念幾段神的話你聽聽,你就更明白了。神的話說:『看各宗各派的首領,他們都是狂妄自是,解釋聖經都是斷章取義,憑自己的想像,都是靠恩賜與知識來作工的,如果他啥也說不出來,那些人能跟他嗎?他畢竟是有些知識,會講點道理,或者會籠絡人,會用些手段,就把人帶到他跟前了,把人都欺騙了,人名義上是信神,其實是跟隨他的。』(摘自《追求真理才是真信神》)『橫行於世、勾心鬥角、爾虞我詐、欺騙隱瞞、恬不知恥、不認識真理、彎曲詭詐、阿諛奉承、自是、自高、狂妄,野蠻得猶如山中的野獸,粗暴得猶如獸中之王,哪有人的模樣?蠻橫不講理,從未將我的說話當作珍寶,而是採取輕蔑的態度。』(摘自《人的實質與人的身分》)『就如三自教堂裡的人,僅限制在天天守晨更、作晚禱、飯前謝飯、凡事謝恩等等這些作法上,這些人做得再多、實行得再久,卻沒有聖靈的作工。』(摘自《關乎正常的靈生活》)」

表妹交通說:「當初我剛看到這話的時候,心裡真是大吃一驚呀!心想:除了神能察看一切,還有誰能把我們教會裡的事揭示得這麼透、這麼準?像我們教會的李長老,他上過神學,精通聖經,又常常去外省傳道,在我們那一片可說是名聲在外,威望很高。平時信徒們不管有啥問題、難處都去問他,對他是恭恭敬敬、言聽計從,就連他家裡的重活、累活也都搶著去幹。信徒們心裡有沒有神都行,但沒有他就不行。你說,這樣的帶領是不是憑著恩賜把人都帶到他自己面前了?如果他有點敬畏神的心,他能做出這事嗎?他就是巴不得信徒都把他當神待才好呢!當初的法利賽人就是這樣憑著恩賜和聖經知識牢籠迷惑百姓,搞獨立王國,讓人都崇拜跟隨。而那些無知的猶太百姓因崇拜地位權勢,對他們的實質從不加分辨,結果也成了名義上信神實質上卻跟隨人的人。今天若不是神的話把這些人的實質給揭示出來,我到現在可能還跟當初的猶太百姓一樣,因崇拜權勢而一直被蒙在鼓裡,不會分辨這些人就是神厭憎的宗教法利賽人呢!姐,你說現在這些宗教首領是不是和當初猶太教的法利賽人一模一樣呢?」

聽著表妹的話,我心裡豁然開朗,想到我們教會的信徒也是這樣,不會分辨牧師長老,對他們說的話言聽計從,包括我自己對牧師也是另眼高看。原來,我們名義上是在信神,其實都是在崇尚權勢、崇尚地位啊。哎呀!這一點我可從來沒有意識到,我信神信得真是太可憐了。想到這裡,我贊同地點點頭說:「嗯!神的話說得太實際了,說的正是我們教會裡的實況。」表妹接著說:「其實宗教裡早已沒有聖靈作工了,都是撒但勢力在掌權,所以教會才越來越混亂,人人崇尚邪惡,墮落得和世人沒什麼區別……」這時,我也深有體會地說:「是啊,這話真是把宗教界的情形揭示得淋漓盡致,我們教堂就是這樣。信徒們都崇拜、巴結長老牧師,人與人之間也不講包容忍耐、彼此相愛了,而是充滿了勾心鬥角、嫉妒紛爭,甚至涉及到利益的時候,還能互相謾罵、毀謗。還有牧師長老為地位作工,那就更不用說了,就像我們教會的王長老,因他懂點聖經知識,就高高在上、目中無人,在教會總想站地位、擺老資格。有一次,教務組長對他說:『王長老,你年齡大了,還是退居二線讓年輕人接替你吧!』他聽完馬上就變了臉色,氣憤地說:『這個教會是我一手建起來的,我為教會操了多少心,出了多少力,沒有功勞還有苦勞,現在看我老了想趕我走,沒門!』然後他們就在教堂大吵起來,他這不是明顯地想控制教會、一手遮天嗎?還有我們三自教堂的信徒,每天早上五點鐘按時去教堂守晨更,還要按著規定的程序禱告,先為國家君王禱告,再為中華民族禱告……常常活在外表的作法上,感覺不到一點聖靈作工,信神完全就是在死守規條。說實話,現在去教堂聚會的人,多數就是為了看熱鬧,填補心中的空虛,實際上什麼也得不著,沒有一點意義。」表妹也感慨地說:「是啊!說到底,教堂混亂就是因為沒有聖靈作工,成了人掌權、撒但掌權導致的。」

曙光

說到這兒,我迫不及待地問表妹:「那你說,採取啥辦法才能改變教會的混亂呢?」表妹懇切地說:「姐!憑人誰也改變不了,只有末世的基督——全能神,才能扭轉乾坤,使我們獲得聖靈作工活在真正的教會中。因為他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是全能的神自己。主不僅按著他的約定如期而至,而且在末世發表了很多真理,帶來了審判工作,目的就是要審判人、潔淨人、拯救人,將人們各從其類之後賞善罰惡,徹底結束拯救人類的工作。就像全能神的話說的:『末世的基督帶來的是生命,帶來的是長久的永遠的真理之道,這真理就是人得著生命的途徑,是人認識神被神稱許的唯一途徑。』(摘自《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末世的工作是各從其類的工作,是神經營計劃結束的工作,因為時候已經近了,神的日子已經來到了。神將所有進入他國中的人,也就是對他忠心到最終的人都帶入了神自己的時代。……凡是跟隨神的腳蹤走到今天的人則都是來到神寶座前的人,既是這樣,那每一個接受神最後作工的人都是神潔淨的對象。也就是說,每一個接受神最後作工的人都是神審判的對象。』(摘自《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咱們要想脫離黑暗,成為被潔淨、蒙拯救的人,就必須得跟上神現時的作工步伐,接受全能神作的話語審判工作,那樣才能獲得聖靈作工,才能得著神的救恩哪。」

表妹的一番話,使我心裡的痛苦頓時變成了欣喜和激動,真沒想到我們一直苦苦盼望的主耶穌來了,而且還作了一步徹底潔淨人、拯救人的工作。接下來,表妹又詳細和我交通了神末世來作審判工作的意義,我越聽心裡越透亮,就欣然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回過頭一看,原來,神為了讓我來到神面前,在我身上早就開始了奇妙的拯救。假如劉牧師不開除我、排擠我,還像以往那樣器重我,說實話我真捨不得離開三自教堂,如果不離開三自,不藉著所受的苦,我又怎麼能知道主已經回來了呢?而且不經歷這些苦難,我對宗教首領還真沒有分辨呢。感謝主,這可真是因禍得福,有神的智慧在其中呀!

接著我們又看了一段神的話:「彼得十四歲開始接觸宗教人士,十八歲接觸宗教上層人物,之後看到宗教內部混亂的內幕,他就出來了。看見這些人搞彎曲詭詐,搞一些勾心鬥角的事,他極度地厭憎(當時聖靈也是那麼作的,要成全他,在他身上特別感動,作一些特別的工作),所以他十八歲退出了教堂。……你應該體驗到彼得當時的心情:他達到悲痛欲絕,不求什麼前途了,也不求什麼得福了,不追求世界名利、福樂、榮華富貴,只追求活出一個最有意義的人生,就是報答神愛,把自己最寶貴最寶貴的獻給神,也心滿意足了。」(摘自《彼得認識「耶穌」的過程》)從神的話中看到,當時的彼得,因對宗教領袖的所作所為有了些分辨,就特別的厭憎、恨惡,並且毅然離開了教堂,現實的打擊讓他感到悲痛欲絕、心灰意冷,從此也不再追求世界的功名利祿,只求報答神愛,最後為神獻出自己寶貴的一生。看到彼得的經歷,我感到十分蒙羞。想想我在宗教信主已經十五年了,還一直看不透長老牧師假冒為善、與神為敵的敵基督本性實質,若不是今天看了全能神話語的揭示,我還不知道會崇拜他們到何時。看來,我心中始終都沒有神的地位,一直都在崇拜宗教首領、崇尚地位權勢。若不是神的奇妙拯救,藉著劉牧師將我開除出三自教會,我若繼續跟隨他們信下去,最終肯定也會成為作惡多端的人,成為被神淘汰、咒詛的地獄之子。真是感謝全能神!讓我擺脫了宗教帶領的轄制,離開了宗教荒場,能有機會考察真道、接受神的末世工作。這時我也暗暗立下心志:我以後也要效法彼得,徹底棄絕撒但、走出宗教,跟上神的現時作工步伐,追求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來報答神的愛。

後來,我過上了教會生活,在全能神教會裡,我看到了與宗教界截然不同的另一番天地。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個個樸實、善良,都追求在神的話上認識自己、認識神,按神的要求做誠實人。因教會是基督掌權、真理掌權,所以沒有勾心鬥角,沒有嫉妒紛爭,大家彼此相愛、和諧配搭,都願意盡好自己的本分傳福音見證神。而且我還看到:全能神教會的帶領執事都是由神選民投票選舉產生的,而且神選民還有權監督帶領,若發現帶領做工作有違背真理原則的地方,就可以直接交通幫助,如果帶領執事持守自己不願扭轉,就可以按著原則進行撤換罷免,重新選舉。在這裡,人與人之間地位平等,沒有高低貴賤之分,教會充滿和諧之氣。在全能神教會所感受到的一切,真是讓我看到,只有神親自作工帶領的教會,才是一片淨土、一片樂園,才是我們信神之人的家。感謝神的奇妙揀選,使我在最黑暗的時候能峰迴路轉回到神家,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

河南省 王靈

原文來源: 中文聖經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nny 的頭像
Fanny

福音【中文聖經網】

Fan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