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小時候,我和爸爸媽媽還有外婆、舅舅住在一起,雖然那時我們的生活並不富裕,但一家人在一起很開心、和睦。後來,爸爸單位分配房子,因著搬到新家,我們不得不與外婆、舅舅他們分開,雖然不能住在一起,但是一家人的感情並沒有因此而斷絕。相反的,家裡有什麼好的東西我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外婆家。特別是媽媽,看到他們在外租房住心裡很愧疚,就在2005年我們家還清了裝修房子欠下的錢之後,媽媽就貸款買下了一套房子給外婆、舅舅他們住。之後的日子,我們兩家人就這樣彼此關心、照顧著,但突如其來的一場變故,讓我們兩家人成了仇敵。全能神,拯救,真理,人生

2008年,媽媽每天早出晚歸地跑業務賣產品,終於將買給外婆家的房款還得差不多了。正當媽媽剛準備歇口氣的時候,一天外婆在樓下納涼時聽到鄰居們在討論,媽媽當時以十一萬買下的房子現在漲到了近四十萬。外婆就提出讓媽媽把房子轉到她的名下,原因是兩個舅舅打算各自出去買房,到時候這套房子賣了就把錢拿出來平分。聽到這個消息,我和爸媽都很氣憤,心想:我們買的房子憑什麼拿出來平分?外婆對我們太不公平了!從那以後我們兩家人見面交談的話題都是房子,沒有了以往的歡聲笑語,取而代之的是冷冰冰的質問與相互攻擊。開始的時候我們還顧念昔日親情,不想因著房子而傷害到外婆他們,所以決定五五平分,到時房子賣掉的一半的錢拿出來給兩個舅舅,本以為我們家做出這麼大的讓步他們會高興地接受。但幾次的協商之後,舅舅他們還是得不到房子不罷休的氣勢。往日和藹可親的外婆一反常態,為了得到房子,話裡一字一句是那樣咄咄逼人!大舅小舅更是大言不慚地說:「錢場如戰場,親人也沒得商量,誰爭到就是誰的!」眼看著房子即將失去,再不狠下心,就連本錢都拿不回來。面對利益與親情的取捨,我們徘徊、躊躇,最終在「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支配下,我們決定撕破親情。從那以後我們兩家人開始了無休止的爭吵,看著即將到手的房子還有房子背後的巨大利益讓我激動萬分,可每當回到家,想起家人之間仇視的眼神與冷嘲熱諷的攻擊,我就很痛苦,也不禁問自己:我怎麼也變得這麼冷血,變得眼裡只認錢什麼傷害人的話都能說出口?好幾次我都不想再繼續這樣的爭奪,但又想到舅舅外婆都在爭,我不爭不是傻子嗎?在內心深處的一番爭戰加上多次協商無果之後,我決定借用第三方力量。在最後一次協商中我斬釘截鐵地說:「我們走法律程序吧!我把房子抵押給銀行,到時讓銀行來請你們走!」話音剛落,舅舅、外婆氣得眼睛都快綠了,眼神裡帶著仇恨、憤怒。那次以後我們跟外婆家也徹底成了冤家對頭。外婆說要給媒體打電話,讓媒體來採訪我們,把我們對她的「孝心」公布於眾。此時,面對這支離破碎的家,一次次沒有結果的協商,我們已心力交瘁。爸爸搖著頭無奈地說:「還是算了吧!家人一場何必鬧到這步田地?」最終,爸媽選擇了放棄,舅舅他們最終也同意把當時媽媽出的十一萬元還給媽媽!

文章標籤

Fan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